707 Not Found

Menu

【剑三】睿智回忆录

1.

剑三多年我最讨厌的帮会,不是烟○楼,不是叶○,不是乱○同○。

是他妈的翼○皇○。

 

2.

翼○皇○当年在野外仇杀我的几个傻逼,要让我知道你们没A,我就是把游戏拖回来顶着150+的延迟我都要操死你们。

 

3.

没人知道我是怎么从PVX变成PVE,又怎么从PVE变成PVP,接着头也不回在这条不归路上走到黑的。

我自己都不知道。

 

4.

PVX生涯两句话总结。第一句:我抢桂花无敌;第二句:藕这种东西聊胜于无。

 

5.

在固定团攒了贼多DKP,然后全都浪费了。PVP是条不归路,真的,以前退团跑去打PVP的一个两个全都没回来,我早该信邪的。

 

6.

8102年了,我依旧分不清慕爹和A爹的声音。对不起,我错了,坚决不改。

 

7.

低音炮真的太难辨识了,希望老林同志和老陆同志心里都有点逼数,没有逼数的屏蔽了。

 

8.

我是被雪麻从70年代一路打到95年代AFK的。

 

9.

勉总:哦。

 

10.

我收回第八条所说的话。我是被勉总和雪麻从70年代一路打到95年代AFK的。在AFK以后,勉总风雨不改,依然在三次元暴打我。

我要在自己惨上写一个“腿”字。

 

11.

老年人独有的经历——看着虎跑从99%被砍到66%再被砍到33%。

 

12.

然而砍了这么多刀,我AFK前三个月仍旧被雪麻摁在地面疯狂摩擦清洁扬州广场。

对天发誓我绝对不是怕他背后的男人揍我,我是真的打不赢。

良心没有痛,是真的。

 

13.

我爱洛阳,洛阳天下第一。

 

14.

没有洛阳主城的剑三了无生趣,就没人懂我到底有多喜欢洛阳这个主城。

 

15.

猛然想起来以前管打副本叫打蘑菇。

 

16.

其实我好像从开打PVP以来就一直是毒瘤型选手,角色转到哪里,内战打到哪里。

唯一好的目测是我不当喷子。

 

17.

我认认真真跟过的指挥基本都是军爷,我合理怀疑天策府给我下了蛊。

 

18.

已经8102年了,提起长安城我第一反应还是1-1,提起白帝城还是2-1,提起荻花宫还是213,提起秦王殿还是3-1,提起三星望月还是3X/YYL。

 

19.

观音和秋水。

 

20.

观音转浩气没多久就A了。

 

21.

刚出270的时候半个服务器的军爷都在幻想230会不会出白色版本,白色的蚩灵好帅的。

 

22.

事实证明上一条纯属活在梦里。

 

23.

电月的八卦基本是互通的,谁不认识谁,指不定背后还有过什么见不得人的PY交易。

 

24.

我和很多人打过策藏秀,从270一路坚持下来的每个赛季都一起打过的只有一个。

 

25.

后来也一起A了。缘,妙不可言。

 

26.

和很多人都是先认识再一起打剑三的,然后又和很多人从剑三里认识到现实。

 

27.

所以我摸着我的平胸保证,现实是弱智的人打游戏也是弱智,此处应有陌儿。

 

28.

兰兰,my darling in the Franxx(?),是一起连续做了三年七夕却因为转服换号等等原因也没有缘定三生的关系。

 

29.

还一起骑过独轮车。

 

30.

并且骑着独轮车在JJC截图。

 

31.

哇,想起来谢谢对面巨佬不杀之恩。

 

32.

突然想起来一张地图,决定更正第十三条和第十四条。马嵬驿才是最棒的。

 

33.

因为马嵬驿能在仓库和交易行面前血拼。

 

34.

自我处刑:我截图水平很直男。

 

35.

号上有一个菜地帮,联盟帮会的帮主是我曾经的情敌。

 

36.

我又要“缘,妙不可言”了。

 

37.

我即使是死了,钉在棺材里了,也要在墓里,用这腐朽的声音喊出——

 

38.

黑龙沼天下第一!!!!!!!!!!

 

39.

不瞒你说黑龙门口1V5我都不怂的,反正可以抱NPC,更新以后甚至可以回血,美滋滋。

 

40.

早期的门派大战我永远在坐马车,马车到了架也差不多打完了,我真实猛男落泪。

 

41.

听说剑三有了地形破坏以后,我真的很想回去杀了剑纯的老婆。

 

42.

也可能是老公。

 

43.

认真思考了一下其实是小三。

 

44.

不管老婆还是老公,剑纯的原配一定是夜话白鹭,说不是的我当你气纯了。

 

45.

看你们纯阳宫贴吧微博双双分家真是贼有意思,隔壁唐家堡就很学术,和你们一点都不一样。

 

46.

我干过那种在群里和P90扣字聊了几个月才知道人家本尊是峰总的事情。

 

47.

往事不堪回首,我闭眼。

 

48.

有段时间白鹭和神机两个人共用一个号,经常上线的是白鹭,我就这么把白鹭当神机喊了个把月,白鹭还回应我了,个把月以后我切YY看到亮起的灯不对才发现自己喊错人了。

 

49.

往事怎么这么多,我自杀算了。

 

50.

第五十条了,任务完成一半了,我打算写够一百条收工。

 

51.

这是新的五十条的起点,我决定让每个起点都意义不凡。

所以去你妈的翼○皇○。

 

52.

每次JJC队友策狂喊探梅的时候我都在想要是剑三有TK就好了。

 

53.

我一定杀了这个策强行凑四杀。

 

54.

然而剑三没有TK,为了解气只能打断策的马腿。

 

55.

不打本尊的根本原因还是舍不得。

 

56.

太恶了,我跳楼。

 

57.

PVP,三分靠打拼,七分靠比比。

 

58.

有架打在线两百零一,没架打在线二十一算给脸。

 

59.

奶妈喜不喜欢人头我不知道,但是奶妈肯定喜欢协杀。

 

60.

以前开万花号,长安主城练锋针,有具尸体是浩气的,拉不起来,贼气,我一个神行飞去了南屏山跑了一千八百多里到谢渊面前进了浩气盟,就为了把他拉起来。

 

61.

现在想起来我像个睿智。

 

62.

然后我又想起来当时流行锋针情缘,人家绮念无限给我炸了个真橙。

 

63.

我二十八脸懵逼。

 

64.

后来当然是没有后来了,谁要真的去浩气,蓝不拉几的丑死了。

 

65.

有了拓印的很久以后,我终于倒戈浩气盟了,因为任务好做。

 

66.

太真实了。

 

67.

看到红名就想点,野外阵营永远关不上。

 

68.

在想点红名这点上,浩气盟和恶人谷没有区别,没、有、区、别。

 

69.

问题手贱真的很容易误点紫名,徒增杀气。

 

70.

我再一次猛男落泪。

 

71.

高杀气修装备真的好多钱。

 

72.

万一被人悬赏了就更惨了,天晓得为什么我杀气这周刚清完下周又变成149,真实哭泣。

 

73.

顺气丸为什么这么贵,要轻生了。

 

74.

内战打太多的结果就是,挂机都喜欢去帮会领地,或者野外直接摔死。

 

75.

不然会被007报坐标偷人头,偷不了人头也要给你挂个怨念。

 

76.

内战是一种增加秃头概率的行为,毕竟可能凌晨四点你还在堵长途押镖。

 

77.

阵营巨佬是真的好喜欢在地图带敌对阵营的节奏。

 

78.

你看我给你示范一个:“你们××每次招惹完××就自己跑了留下散人被轮复活点。”

 

79.

每次看他们在主城排队游行我就想吃个屠杀转风车。

对不起,我错了,下次还敢。

哦,不对,严格来说已经没有下次了。

 

80.

逃命的时候最高兴看到前方有队友的屁股。

 

81.

可以探梅。吸吸。

 

82.

修改以前的XGF真的完全搞不懂是要干什么,每次就看到一帮蓝名+绿名冲上去把对面红名吞了,然后疯狂九溪迷烟就是了,反正没过多久就会“自在逍遥”。

 

83.

都8102年了,我还没搞懂当年这个XGF究竟是要我干什么。

 

84.

剑三悬案。

 

85.

看他们PVBB选手骂地图是真的有意思,有的还能给整几句顺口溜出来,有趣还是你们沙雕网友有趣。

 

86.

我有个非常刻板的印象,觉得浩气帮会名字一般都比恶人帮会名字有文化。

别问我为什么,我不想提。

 

87.

偶尔在YY里听他们唱歌也很有趣,每次唱到一半就会变成表白现场。

 

88.

世纪佳缘三,世纪佳缘三。

 

89.

有句讲句,这些年剑三亲友寄给我的结婚请帖比三姑六婆都多。

 

90.

帮会的帮主是一个完全没人想要的职位。

 

91.

帮主不能退帮引起强烈不适。

 

92.

另一个极端是YY里的橙马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93.

之前回去游戏看过一眼,好友列表差不多都黑了。

 

94.

与之相对的是仇杀列表还有很多是亮的。

 

95.

啧,你的仇人是真的98%的情况里都走得比你的朋友晚,自闭了。

 

96.

剑三是真的不好玩。

日常、GF、XGF,仿佛上班打卡。

 

97.

然而说白了,其实不是剑三变得不好玩了,因为MMORPG一直都不好玩。

只不过陪玩们都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不好玩被无限放大罢了。

 

98.

用情怀一点的说法,江湖里有过腥风血雨的传说,有的人举世闻名,有的人臭名昭著,每个人抽丝剥茧都是一段又臭又长裹脚布一样的故事。

 

99.

在故事的高潮,江湖把我们交织在一起,在故事的结局,江湖又让我们各自散落天涯。

 

100.

你以为我要矫情,对不起,不存在的。

毕竟我们在PUBG、R6S、BF1、BF4、COD15中疯狂重逢。

而且现在是真的能TK了。

当年JJC里疯狂喊我探梅的仇我会一个一个TK回来的。

吸吸。

所以BF5还要跳票到什么时候,StG44天下无敌,没有BF5玩我要死了。

— 于 共写了3480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