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 Not Found

Menu

【策藏】有美人兮

苏郢生了副女相。

明眸皓齿,白肤红唇,眼下一点朱红美人痣藏在纤长的下眼睫后,半隐半现却足够勾人心魄。每当苏郢笑起来时,嘴角浅浅的酒窝便露了出来,浓稠得像是墨一样的凤眼随便往谁的身上一扫都让人好不欢喜。

而这么一张美人脸偏偏长在了一个男人身上,而且还是苏郢这个除了脸之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和“美人”这个词搭调的男人身上。

也不知道是要同情苏郢好,还是要可惜那张脸好。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叶巡风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一旁的友人碰了碰他的手臂,笑道:“叶少爷,你看什么呢,这么出神。你要是再这么看下去,我们可就撇下你一个人让你结账了。”

叶巡风扯了个冷笑,转头讥讽道:“一边儿去,小爷给你们结账又不是一两天了。”说罢他招来了小二,随手扔了个金锭在对方的手里。推开碍事的小二,叶巡风朝刚刚那个位置望过去,人已经不在了。

“奇怪……”他低低地念了一句。

 

叶巡风从秦王殿里走出来,一脸的疲态,他百无聊赖地靠在石栏上从上扫视秦王殿前训练的士兵。全都是五大三粗的糙汉,半丝美感也没有。叶巡风偏了偏头,开始瞅起了天策府的姑娘们。

忽地,他似是发现了什么珍宝一样两眼一亮,身形一动,衣袍在空中猎猎作响,在空中踩了个帅气的步法,随后,轻盈落地。

“这位……”

“别动。”

叶巡风微微往前蹭了一步,冰凉的利刃毫不留情地贴上了他的脖颈,用余光一瞅,竟是自己的佩剑,究竟是什么时候到了这人的手里的,他居然一点感觉也没有。

“美人何必动气,我不过是想要同你交个朋友罢了。”

“你昨日就在酒馆里看了我半个多时辰。”说话的人比起叶巡风还要高上半个脑袋,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叶巡风,嘴角噙着讥讽的笑容,目光阴阴冷冷的,看得人脊背发凉。

叶巡风丝毫不介意,甚至放肆地看起这个人的脸来,露骨的目光从对方的唇一路流连到眼角,他忽地“咦”了一声,一双桃花眼对上了那人的凤眼,笑道:“美人你眼下这颗美人痣可藏得真够深的。”

“少侠不是说来交朋友的吗?怎的连家门也不报,难不成是来找茬的?”他眼里闪过一丝杀意,握着剑的手微微动了动,在叶巡风的颈上留下了一道血红色的细线,却并没有真正地动手。

眼看小命不保,叶巡风也只有顺着他的台阶下,就这被剑架在颈上的姿势朝对方作了一揖,“在下藏剑山庄叶巡风。”

“苏郢。”他将剑塞到叶巡风的手里,停留在对方脸上的目光同时移了开去,脸上带着明显的不屑。

叶巡风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仰天叹了口气:“怎么就有美人这么爆的脾气!”

方才和苏郢说话的人听见叶巡风的话不禁失笑,断断续续地同他道:“你千万别去得罪他,万一招了他的眼,你可就倒大霉了。”

叶巡风转头朝那人勾了勾唇,正儿八经地道:“死在美人身下,我是稳赚不赔,我这便上他那找死去。”

 

叶巡风隔三差五就拎着酒菜上苏郢那去。起初几次苏郢还不搭理他,久而久之,也许是被叶巡风磨得烦了,便也就由得他去了,何况他带来的酒菜也确实不错。

苏郢是好吃好喝的,叶巡风可就苦了。每回都是几坛酒喝下去,他走路都开始打转了,再看旁边的苏郢,连眼睛都还是清澈的,漂亮得和琉璃似的。被苏郢这么灌上几回,叶巡风都感觉自己想戒酒了,每回陪苏郢喝酒,他总有种美人没到手自己便要归西的错觉。

 

是夜叶巡风又拎着酒来找苏郢。

“自己进来。”

叶巡风大大方方地开门走进屋里。屋里的苏郢才洗完澡,头发上的水浸湿了素色里衣,隐约可见底下起伏有致的肌理。叶巡风沮丧地撇了撇嘴,没想到这人的身体比他还要健壮上不少。

“看够了?”

苏郢冷冰冰的声音飘进耳朵里,叶巡风顺势看了他的脸一眼,那双眼睛还是和刀似的,寒冷而且锐利,奈何就是好看,怎么看都看不腻:“看够了。”他露齿一笑,将酒坛放上了屋里唯一一张桌子。

苏郢仍旧站着没动作,两只眼睛没放在他的身上,眉心却微微皱起来,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在苦恼。

叶巡风给他倒了一碗酒,推到了桌子的另一边,讨好地道:“来,喝酒。一醉解千愁。”

苏郢看着他,刀一样锋利的目光敛起了自己的锋芒,他走到桌面端起那碗酒,低低地喃道:“也是,一醉解千愁。”

酒入口未多久,叶巡风还没来得及给他添第二碗酒,苏郢便“咚”一声,倒在了地上。

叶巡风脸上扬起了诡计得逞的笑容,他走到苏郢的身边,弯腰勾起他的脖颈,嘴里自言自语道:“真是对不住了,喝不赢你我也只有下药了,醒来了保证让你得了趣。”

苏郢艰难地睁开眼来看他,眼睛里绕了轻纱似的一层水雾,那双凤眼莫名显出了几分眉目含情的意思来。

叶巡风看得有些痴了,微微抬起了苏郢的脑袋,将唇贴上了他的。唇才贴上,后脑勺上倏地就多了一只手,叶巡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口酒就哺到了他的嘴里。酒水滑过喉咙,像是被刀子割过一样的,其中又藏了些不属于酒的干爽味道。

“好喝吗?”苏郢推开他的脸,手指在叶巡风的唇角边揉了揉。

叶巡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人摆了一道,偏偏又被苏郢脸上的笑容夺去了心神,一时竟没反应过来要跑,等他彻彻底底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四肢已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眼皮子也开始打架了。

苏郢拍了拍他的脸颊,在他唇角轻轻一吻,低声道:“我还有事忙,回来再收拾你。”

叶巡风欲哭无泪。怪不得从前总有好友同他说美人如蛇蝎,现在他总算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只可惜他已经沦为了别人砧板上的鱼肉,唯有任人处置了。

叶巡风的意识越发混沌,在苏郢怀里挣了没两下便彻底晕死过去了。

苏郢将人双手捆了扔在床上,换了一身干净清爽的衣裳,出门前还回头看了一眼在床上的叶巡风,嘴角不知怎地勾起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吱呀”一声,门关了。

 

屋里静悄悄的,似是没有人。

叶巡风睁开双眼,眼前的景象一片朦胧,他艰难地抬起手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起来,戒备地扫视屋里每一个角落,确实是没有人。叶巡风连忙从床上跳下来,迈着虚软的步伐来到桌边,用蜡烛将手上的绳索烧了,好几次被烛火灼了手他也无暇顾及。

屋外也是静悄悄,巡夜的卫兵也没见到几个,叶巡风心下大喜,嘴里忍不住发出了几声笑声,得意还没多久,走都还没来得及走,就被人从背后拦腰抱了。

“你上哪儿去?”

苏郢一点步伐声都没有,出现在他身后简直如同鬼魅一般,吓得他险些尖叫。叶巡风尴尬地转过脸,看着背后的苏郢笑得干巴巴的:“苏将军,咱们有事可以好好商量的!”

“不用商量了。”苏郢将他往肩上一扛,手往他臀上抽了一巴掌,“我保证让你得了趣。”

叶巡风手脚还是软的,被他这么一扛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而且又是在外头,他连叫也不敢叫,伏在苏郢的肩上一声不吭的,只管在他背上又捶又打。

“你打吧,这身甲胄就是你们藏剑山庄做的,你要是打得坏你尽管打。”

叶巡风揉了揉自己发疼的手,愤恨地从齿缝里挤出来两个字“无耻”。

苏郢不怒反笑,嘴上连连道:“承让承让。”

 

苏郢将他扔到床上,站在床边自顾自地解起了自己的铠甲,只留了一身单衣,将脚上的靴子一蹬,身手敏捷地摸上床去擒住了叶巡风。

隔着一层单薄的布料他也能感觉出来苏郢的皮肤是烫的,叶巡风不安地缩了缩,身体才动又觉得这样未免太小女子了一点,他咬了咬牙,强作镇定放任了苏郢将那滚烫的身躯贴了上来。

苏郢低笑,捉住了他僵硬得不知道如何动作的小腿,慢条斯理地将两只异常华丽的靴子扯了下来,两只白袜被一道带了下来,露出了叶巡风一双骨骼分明的脚。苏郢顺势就抓了上去,扯着他的两只脚往两边一分,将自己的身体挤到了叶巡风两腿中央。

强烈的被侵犯感让叶巡风下意识夹紧了双腿,结果反而牢牢夹住了苏郢的腰,登时又羞又恼,俊朗的面孔上浮出一缕突兀的绯色。

苏郢笑了,眼下那颗美人痣越发艳丽了起来。

叶巡风微微愣神,忽地又想起来这人在对自己做什么,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好不有趣。

 

“你乖些顺了我这一遭,别玩些有的没有的自找苦头了。”

苏郢的话说的不无道理,他横竖是逃不过一死了,死得舒服点也比死得难过点强。叶巡风放松了自己的身体,嘴巴却不饶人,极为幽怨地来了一句:“好好一张美人脸,怎么就浪费在你身上了!”

“哈!”苏郢笑了一声,手隔着亵裤在叶巡风裆下抚了两下,贴在他耳边吐气似的道,“你之前老想和我睡,我现在遂了你的愿,你却嫌我了。”

叶巡风被他弄得舒服,嘴里不禁吐出了些欢愉的声音,下身难耐地抬起来在苏郢的手上蹭了蹭。

“舒服?”苏郢挑眉,手从他的身上撤走了。

叶巡风睁开眼不满地看着苏郢,自己伸手要去抚慰那个地方,反被对方擒了他的手牢牢压在头顶上,随后一只膝盖压上了他的大腿根。原本他就四肢发软,被苏郢这么一擒一压,连反抗的力气也彻底没有了,只能用一双眼睛瞪他。

“要舒服?”

叶巡风翻了个白眼:“废话。”

苏郢脸上倏尔绽开一个暧昧的笑容,低下头含住叶巡风的唇,舌尖钻进唇缝里舔他的唇肉。叶巡风情不自禁回吻了起来。两个人的舌尖相触,犹如久旱逢甘霖,不消一会儿功夫就缠在一起彼此不分。

叶巡风吻得微微失神,苏郢伺机脱了他的亵裤褪到膝弯,膝盖抵在他已经抬起头的欲望上重重地摩擦。叶巡风口中轻呼,叫声都被他嚼碎了吞进肚里,见他挣扎得厉害,苏郢劲儿更大,叶巡风喉咙里一声呜咽,身体一瞬间绷紧了又飞快地软了下去。

粘稠的白液粘在苏郢的腿上,叶巡风的身上,两个人谁都没有作声,静谧的室内只剩下了两个人紊乱的呼吸声。

苏郢的手滑进他的腰封里,走了一圈摸出来一只圆圆的小木盒。叶巡风瞅见了他的眼神禁不住面上一烫,又不甘示弱地恶狠狠瞪了回去。苏郢也不恼,解了他的腰封,撩了他的衣服从背后摸了上来,触到他皮肤的一瞬间嘴里还溢出了一声促狭的笑声。

“笑什么!”叶巡风没什么好气。

“笑你里头衣服都不穿,像是等着我来抱似的。”

叶巡风看了他那张脸,一肚子的火气怎么都发不出来,气急败坏地咬了他的唇,含糊不清地道:“我真是瞎了眼……居然会着了你的道……”

“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吃。”他掐了下叶巡风的臀尖,笑道,“将腿打开。”

叶巡风腿分到一半就因为膝上的亵裤分不开了。苏郢的手滑到他腿上,托住他的膝窝往上抬了抬,挂在膝上的亵裤顺势滑了下去,挂在脚腕上的模样十分引人遐想。

叶巡风盯着苏郢的脸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苏郢额上的碎发微微落下来,将他的眼睛挡住了些许,让人看不真切。叶巡风撩开他的碎发,爱不释手地抚摸他的脸,指尖在眼下那颗朱红的美人痣上来回划过,似是喜欢到了极致。

“我看着你的脸都要着魔了……”叶巡风喃喃。

苏郢转头吻了下他的指尖,凤眼斜睨着叶巡风,慢条斯理地将他的亵裤扯了下来,抓了他的腿往自己腰上一搭,充满侵略性的身体再次欺上叶巡风。苏郢往他脸上吹了口气,唇间溢出了沙哑的笑声,凑在叶巡风的面前又低又轻地道:“我只想看你着火。”

“嗡——”叶巡风脑子里的弦断掉了。

 

有什么温暖的东西在往后穴里挤。

叶巡风回过神来,身体不安地动了动,埋在颈窝里的那颗脑袋在他的喉结上咬了一口,身体里的两根手指故意将穴口撑得开开的,冰凉的空气灌了进去。叶巡风打了个哆嗦,用手去推苏郢的肩膀,对方大抵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下,竟然真被推开了。

有什么东西在苏郢的眼里一闪而过,他像是只迅猛的狼,轻而易举地擒住了他的猎物。叶巡风的双手被他捉在手里,脸上还是惊魂未定的表情,苏郢眼里跃出些得意的笑意,拆下了叶巡风的头绳捆住了他的双手。

“我没说要跑吧?”

“我这人,从小就特别没有安全感。”苏郢睁着眼睛说了句瞎话,将叶巡风被捆在一起的手套过了自己的脑袋,“这样我比较安心。”

苏郢的手指很烫,连他手上的脂膏也是暖的,滑腻的手指很容易就进去了一根,指上的软滑脂膏碰到了滚烫的内壁迅速地化成了水,争先恐后地从缝隙中流出来,将穴口弄成了一片泥泞。

双腿大开的姿势让叶巡风很不适应,尤其是苏郢的脸还在他面前,在美人面前被玩弄后穴总让他莫名感到羞耻,虽然始作俑者就是眼前这个大美人。

“你脸……躲开……”

“你不是喜欢的很吗?”苏郢并不知道他所想,只想着欺负叶巡风,大大方方地将脸送到了他的面前,肌肤相触之间感觉到叶巡风的脸又烫了几分。

叶巡风慌忙闭上眼睛,下身传来的触觉顿时变得清晰了,苏郢的手指在他身体内旋转、扩张,有时会曲起手指将他私密的地方撑开,偶尔对方的手指退出去了很快又会沾上脂膏再次探进来,直把那个地方弄得水声作响才往里头再加一根手指。

“你里面好湿。”

“你闭嘴!”叶巡风睁开眼睛瞪苏郢,看见对方漂亮脸蛋上的笑容,原本和刀子一样的目光一下化成了柔柔春水,一点威慑力都没了。

苏郢抽出自己的手指,化在叶巡风身体里的脂膏都流了出来,一滴一滴落在了床铺上,微微敞开的穴口在混光下泛起了一层水润的光泽。他勾了勾唇,三根手指抵在小穴外不断磨蹭,看准了叶巡风失神的间隙,一口气都捅进了对方的身体里。

叶巡风低呼了一声,腰腹一阵紧绷,大腿内侧的肌肉紧张得痉挛了起来,小穴无法自制地一个劲儿收缩,将苏郢那几根手指绞得紧紧的。苏郢将另一只手伸到他臀上安抚性地揉了几下,嘴上温温柔柔地哄道:“你放松些,要不等会会受伤的。”

“说得轻巧,怎么不换你来被我‘放松’试试!”

苏郢“哈”一声笑了,挤在叶巡风小穴里的三根手指倏突然就抽插了起来,根本不顾对方还没有适应:“待会将你给插舒服了,我看你还能逞什么口舌之利。”

身体被带出了“噗呲噗呲”的水声,叶巡风被刺激得脚趾都蜷缩了起来,嘴里发出短促破碎的呻吟声,腿间才发泄过不久的肉茎又有头抬头的倾向。

苏郢将唇贴上他的脖颈,启齿咬住了他的喉结,掌心在叶巡风的会阴上重重地摩擦了两下,被小穴含着的手指停下了抽插的动作,转而不断往叶巡风的身体里一边深入一边在肉壁上搔刮。

叶巡风长大了唇,喉结被人咬在嘴里的感觉并不好,对方温柔的舔舐反而让他连吞咽的动作都不敢再做,咽不下去的涎水只能从嘴角流下来,在身上留下一道晶莹的痕迹。

手指重重地在某处抚过,叶巡风的腰猛地颤了一下,苏郢忙是扣紧了他的腰让他不得动弹,手上试探性地又在之前那处用力抚过。叶巡风颤得比之前更加厉害,下身的肉茎精精神神地立着,马眼溢出了清亮的透明液体,整个人都微微发着抖。

“这里啊……”苏郢的语气里藏了点得意,手指近乎暴力地在肉穴里的某处抚弄,叶巡风被他逼得几乎要尖叫,一口白森森的牙毫不客气就咬上了他的肩膀。苏郢吃痛,却并不生气,手上的动作只管比之前更加粗鲁就是了。

尖叫声都被闷在了嘴里,唇齿间似乎尝到了一丝血腥味,叶巡风下意识松了牙关,而苏郢手上的动作又让他不得不再次咬紧他的肩膀。身体被硬生生逼上了高潮,高高仰起头的欲望里头藏的精液全溅上了苏郢的里衣,叶巡风一下软了身体,口涎从嘴角流了下来,滴在了苏郢的身上。

 

苏郢抽出手,手上全是叶巡风腥膻的味道,他摸到了对方的脸,上头蒙了一层薄薄的汗水,摸上去又滑又腻,像是蜜一样黏住了他的手。

苏郢裤裆里一大团硬邦邦的东西抵在腿根,叶巡风垂了眼,艰难地咽了口唾沫,用嘶哑得不像话的声音颤颤道:“你硬了……”

“不急,等你缓和了我再进去。”

“他奶奶的……”叶巡风将脸埋进了他的颈窝,“小爷一世英名全毁在你手上了,可怜我那根不知道多少人惦记的东西,可算是给你糟蹋了……”

“就你那玩意儿,还是算了吧。”苏郢语气里满是不屑,手挑衅似的在叶巡风的肉茎上撩了把,指尖在对方那弹了弹,口中低声道,“想不想要尝尝我的是什么滋味?”

叶巡风看着他的脸又鬼迷了心窍,中了邪似的低低应了个“想”字。苏郢拉了他两腿往两边一分,又烫又硬的东西抵上了他的下身,饱满的龟头在穴口外轻轻顶弄两下,“噗呲”一下,一口气插进去了大半。

“啊——!”叶巡风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疼得连指尖都在发颤,额上冷汗直冒,原先还染满情欲的脸现下变得惨白惨白。

苏郢自己也不好受,叶巡风疼得浑身上下每块肌肉都紧绷起来了,小穴紧紧咬着他的阴茎,又让他感到舒服又被夹得有些疼。苏郢握住叶巡风的欲望讨好地套弄起来,舌头从脖颈开始一路慢慢滑下来,含住了叶巡风的右乳,用舌尖不管刷过敏感的乳尖。

其它两处得了趣味,叶巡风的身体逐渐开始放松,后穴的痛觉也渐渐褪去,情欲再次爬上了他的脸。

苏郢松了他的乳尖,手指在他的马眼上轻轻刮了刮,低声道:“我再进去一点,你记得不要紧张……”

横竖都逃不过这一场了,叶巡风点了点头,竭力放松着自己的身体。苏郢感觉到对方的小穴不再死死咬着了,开始缓缓动腰将自己一寸一寸往里推。身体被打开的感觉让叶巡风无所适从,他两只眼睛紧紧追着苏郢的脸,实在受不住了便凑上去亲亲他。

“要不是你长得漂亮,我早弄死你了……”

苏郢已经完全进去了,听见叶巡风的话意义不明地笑了两声,手在从对方的腿上一路滑到了臀根,报复一样捏着那里又细又嫩的肉。叶巡风小穴里还插着他的东西,身体也还没完全适应过来,躲的动作根本不敢太大,只能由着他捏。

叶巡风又扭又缩的,苏郢被他夹得爽利,连呼吸都重了不少,他托住叶巡风的膝窝将他往墙上一压,让他整个下半身都贴在自己跨上,苏郢嘴角扬了个坏笑,往叶巡风耳蜗里吐了口气,含了他的耳垂含糊不清地道:“干了你你就知道我除了脸漂亮还有哪里好。”

叶巡风被顶得心口一悬,内壁上泛起的细密快感沿着脊柱一路直窜大脑,脊背猛地躬成了漂亮的弧度,叶巡风无意之中让自己的臀和对方的胯贴得更加紧密。

苏郢两手握在他的腿根上,抽出自己的肉茎又狠狠撞入,凭着记忆一下撞在之前那个让叶巡风战栗不已的地方。

“唔啊……!别,别……你,你轻点……”

苏郢倒真如了他的愿,动作变得又轻又缓,次次都避开了那个地方,不痛不痒地在他身体里抽插。食髓知味的身体很快就变得不满足起来,小穴里的软肉一阵紧缩,咬着苏郢的阴茎不肯放走,每次抽出叶巡风嘴里都发出了和哭一样的低吟。

“怎么了?”苏郢一脸无辜,脸上是好看的笑容,两只眼睛专注地看着叶巡风,“想要什么说出来,我给你。”

叶巡风追着对方炽热的呼吸而去,终是碰上了他的唇。苏郢看着他的眼睛,抬起一只手抚摸他汗湿的脸,浅笑低语:“除了这张脸,你还想要什么?”

手指缠上了对方的头发,那双细长的凤眼抓住了他的心魄,让他彻底陷了进去:“想要你……”叶巡风说。

 

狰狞的性器一下撞上了那个地方,叶巡风被快感刺激得浑身一哆嗦,整个就软了,要不是手还套在苏郢颈上恐怕早就软在床上了。

“哼嗯……嗯……”叶巡风挂在苏郢的身上,身体被顶得一颤一颤的,两腿之间的器官像是哭一样不断流出清亮的体液,顺着茎身流下去将耻毛弄得黏黏糊糊,小穴随着对方抽出插入的动作发出了“噗呲噗呲”的水声。

叶巡风迷迷糊糊想起来自己现在是在被苏郢操,后穴的感觉突然就清晰起来,敏感的软肉将对方阴茎的形状描绘得十分清楚,那根东西强而有力地捣入到他身体的最深处,硕大的龟头碾磨着他最脆弱的一点。

苏郢似乎还嫌不得趣,倏地搂了叶巡风的腰让他坐到了自己跨上,对方全身的重量都压了下去,性器进得异常的深,几乎是要把这个人给捅穿了。苏郢搂着他的腰自下而上不疾不徐地顶弄,叶巡风的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上,两只眼睛微微失神,舌头从微张的双唇中悄悄地伸了出来。苏郢勾了他的舌头到嘴里,两手握着他的腰带着叶巡风的腰摆动起来,对方起初有些挣扎,被他吻迷糊后,腰肢不自觉就摆了起来迎合他的动作。

叶巡风的手搁在对方的肩上,小穴配合着苏郢抽插的动作一缩一松,激烈而又汹涌的快感将他的理智统统都带走了,英气的脸因快感变得煽情又色气。

苏郢剥开他的亵衣,舌头舔上他瓷实的皮肤,手掌从背后一路滑进来,情色地抚摸着叶巡风脊背中央微微凹陷的弧线。鲜艳的吻痕一个接一个在叶巡风的皮肤上种下,对方的乳尖逐渐变硬偷偷地翘了起来,苏郢脸一偏,舌尖卷了那点异色到嘴里咬住了轻轻拉扯。

“唔……苏郢……”

“嗯?”他嘴里叼着叶巡风的乳尖,声音有些含糊。

“你衣服……解开……”

苏郢并不明白叶巡风的用意,不过还是伸手去扯自己的亵衣,手才伸过去就碰到了对方抵在他小腹上的东西,方发觉叶巡风之前一直在他身上乱蹭。苏郢握上去在恶意地捏了捏发涨的顶端,指甲陷入到裂隙中恶意地刮了一下。叶巡风猛地搂紧了他的肩膀,倒是将被舌头玩弄得又红又肿的右乳又送进了苏郢的嘴里。

苏郢松了手,扯开自己的亵衣,将叶巡风的欲望按到自己的身上,马眼溢出的滑腻液体顺着起伏有致的肌肉流了下去。苏郢松了手,在他臀上拍了两下,叶巡风会意地又开始动了起来,性器抵在苏郢的腹肌上不断蹭动,阴茎流出的液体更多了。

阴茎被摩擦的快感让叶巡风情不自禁加快了动腰的速度,窄瘦腰肢扭得如同水蛇一般。在苏郢粗暴地操干下,小穴已经完全敞开,恬不知耻地含着对方的性器一吞一吐,挺翘的臀随着主人摆腰的动作不断颤动。

“苏郢……唔……另一边……”

苏郢松开嘴,抬起一只手捻上他的左乳,灵活的手指捻住小小的突起揉捏旋转。苏郢仰起头将叶巡风的下唇含进了嘴里,一瞬间如星火燎原,两个人较劲般互相舔弄彼此的口腔,贪婪地汲取对方口中的氧气。

分开的舌尖牵了一道透明的丝,他张嘴含住苏郢的的舌头,将透明的丝线吞入了腹中。贪婪的唇舌仍旧迷恋地在对方的脸上流连,齿间尝到了咸咸的汗水味道。

“好漂亮……”叶巡风喃喃。苏郢的脸上覆了一层薄薄的汗水,在昏黄的烛光下泛起了晶莹的光芒,充斥着情欲的双眼比平日更加吸引人。他吻上他眼下的朱红美人痣,情动的更加厉害。

苏郢弯了唇,抬腰重重往上一顶,顶得叶巡风一声惊呼。他摸上对方汗湿的脸,极其轻浮地吹了声口哨,嘴里一阵坏笑:“你也很漂亮。”

叶巡风闷不作声,将脸埋进了苏郢的颈窝里,摆腰的动作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苏郢无声地笑了起来,放过了被他摧残得又红又肿的左乳,两只手一齐滑到了叶巡风的后背,从背部一路滑下去,包住了颤动的臀肉,情色地揉捏了起来。

对方显然是个中好手,只是这么捏了几下就让人情不自禁起来。叶巡风恶意地夹紧了后穴,听见苏郢的呼吸声一瞬间变重后,得意地笑了。“喂……把小爷手解开,不舒服。”

“这么本事就自己解。”

叶巡风还想说两句,苏郢却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突然托起了他的臀疯狂地抽插了起来。原本的节奏被彻底打乱,熟悉而又陌生的快感侵入四肢百骸中,叶巡风搂紧了苏郢的身躯,像是在狂风中攀附住了巨木。

沉甸甸的囊袋拍在皮肤上发出“啪啪”的声音,穴口的软肉被不断翻出又被不断地挤回去,叶巡风被操得整个人都混沌了,感官似乎已经麻木了,身体却仍旧是那么诚实,将苏郢激起的快感统统都表现了出来。

苏郢握住叶巡风的欲望,就和自己的攻击一样,手上的动作也是灵巧而又快速。

一前一后的双重夹攻逼出了叶巡风的哭腔,阴茎涨得发疼,苏郢的手却死死掐住了根部不让他发泄,他用双手拼命捶打着苏郢的后背,豆大的泪珠从眼眶里掉了出来。

叶巡风的手劲着实不小,苏郢却仍旧没有松开他的意思,掐着他的欲望的手纹丝不动。

“等我。”苏郢说。

身体深处某个敏感得一碰就能让他发抖的地方被残忍地攻击着,大腿内侧的肌肉痉挛不止,苏郢的动作更加粗暴,力道一次比一次重,根本就是一副恨不得将他整个人给顶穿的架势。

叶巡风一口咬住了他的肩膀,眼泪流了一脸。苏郢托着他臀的手在他臀上用力揉了把,一个粗鲁地插入,狠狠撞上了他的敏感点,滚烫的精液接踵而至,一股接着一股射在了那个地方。叶巡风被烫得浑身哆嗦,毫无征兆地就达到了高潮,白得刺眼的浊液溅上了苏郢的小腹,口腔几乎是同时尝到了血的味道。

 

“你咬伤我两次了。”一边说着,他一边解开了叶巡风手上的桎梏。

“呜……”叶巡风喉咙里发出一声啜泣,脑袋从苏郢的肩上滑了下去,抵在了对方的胸膛上,残留在脸上的眼泪蹭到了苏郢身上。

苏郢抹了自己小腹上的液体转而抹到了叶巡风的脸上、颈上、胸膛上,他强硬地抬起叶巡风的脸,湿淋淋的一张脸衬着白色的精液格外淫靡。

苏郢突然就笑了,亲昵地碰了碰叶巡风的唇:“真漂亮……”

叶巡风发狠扑了上来,将苏郢扑倒在床上,还在发颤的指尖揪住了他的衣领,四片唇瓣贴在了一起,舌尖勾着舌尖,牙齿碰着牙齿,如同两只互相撕咬的凶兽。

苏郢被他撩得火起,将人摁在床上又来了两次。叶巡风胯下那根东西被他榨得什么东西都射不出来了,躺在床上哭得像是要喘不上气一样,苏郢听得心有点软,伸手拍拍叶巡风的脸颊让他用嘴帮自己去了一次。

一趟折腾下来,天都已经快亮了。

 

苏郢一夜都没有合过眼,出现在别人面前时却精神得很,一日忙下来也没见一丝疲态。众人心中怪异,又说不出个因为所以来,唯有将疑问往肚子里吞了。

正午时分叶巡风的朋友见他一夜未归,知道他去了天策府,便上天策府来找人。他在天策府问了几圈,都没有问出叶巡风的下落,正灰心丧气时,有人问他是不是找人,他连忙说是,又同对方细细地描述了叶巡风的长相。

“你去找苏将军,他或许知道。”

“不知道那位苏将军现下身在何处?”

眼前的卫兵不知道为何突然戒备了起来,两只眼睛紧张地朝四周望着,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他举起手挡住了自己的嘴型,对他低声道:“天策府里生得最好看的就是。”

他明白了又似乎不太明白,也就只好在天策府里继续转了。

恰逢苏郢从饭堂出来,手上还提着给叶巡风带的饭,看见一个陌生人在天策府里像是屋头苍蝇一样的晃不禁皱了皱眉,朝那人喝了一声,问他干什么。

那人一看苏郢,顿时就明白刚刚那个小卫兵所说的“苏将军”就是眼前这位了,连忙给他行了礼,一五一十地道:“在下是叶巡风叶少爷的友人,见他一日未归,便过来天策府找找。”

“天策府还能扣下他叶巡风不成?”

“哈哈哈哈……”他干笑了几声,顿时就明白了刚刚的小卫兵为什么这么谨慎,这位苏将军是长得好看却一点都不好惹,“将军误会了,只是叶少爷最近都喜欢往天策府里窜,我想他大概是和哪个酒友喝醉了罢。”

苏郢看了他半晌,突然道:“你跟我走一趟,叶巡风在我那。”

 

叶巡风早就是醒了的,醒来后感觉身子骨和散架了似的,索性就赖在苏郢床上不起了。百无聊赖地等了半日,门外除了巡逻的卫兵的脚步声之外,就没有苏郢要回来的迹象。

门外突然传来了人声,其中还有苏郢的声音。叶巡风从床上坐起来,盖在身上的褥子滑了下去,露出了昨夜被苏郢折腾得斑驳的身体。门才开,叶巡风就没好气地道:“你怎么才……”话说到一半突然就没了声。

站在苏郢旁边的人慌忙打开折扇挡住自己的脸,嘴里连着念了三声“非礼勿视”,磕磕巴巴地道:“叶、叶少爷,我、我就不打扰了,你到时候记得回客栈将房钱给结了!”

苏郢面不改色地带上门,将给叶巡风带的饭放到桌上,走到床边将还遮着叶巡风下半身的褥子给掀了:“腿打开,我看看。”

“苏郢你他奶奶的——!你故意让他看到的!”

“敢问叶少爷是谁家姑娘,让人看了身子就非卿不嫁了?”苏郢眼里含笑,心情确乎是很好,这么被叶巡风冲了一顿都没有要发怒的意思,“乖,别闹。腿打开,让我看看。”

叶巡风盯着他的眼睛鬼使神差就将腿打开了。股间的穴口微微肿起,昨天夜里苏郢射进去的东西还留在里面,因为之前一连串的动作流出来了一点。

苏郢碰了碰红肿的穴口,叶巡风的身体敏感地缩了一下,他将手收回来,拍了拍叶巡风的脸颊,对方的嘴角还残余着昨天没吃干净的他的东西,而叶巡风本人竟浑然不觉。

“看什么?”在苏郢的视线下,他的脸颊都快要烫起来了。

“看你好看。”

叶巡风一听笑了,抬手勾了苏郢的颈,用指尖抚摸着他颈后裸露的微微汗湿的皮肤:“明明你比较好看。”

“好看吗?”苏郢的声音很轻,轻易就让人想起了昨天夜里他的声音。

叶巡风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哪知苏郢根本就是得寸进尺,直接欺上了他的身体,将他压在了身下,还没卸去手甲的手在他身上若有似无地抚摸。

“叶巡风,你想不想和我在一起?”

指尖触上了苏郢白皙的脸颊,这张脸好像不论站在太阳下多久,被风沙磨砺多久,永远都是这么白皙而又滑腻,一下就能捉住他的目光。

“你想不想和我在一起?”他又问了一遍。

叶巡风说:“想。”

窗外的号角响了,巡逻的士兵开始了新一轮的交班。一切都和两人刚相遇时一样,什么都没有改变过。苏郢弯了唇角,低头吻住了叶巡风微张的双唇,逆光的脸依旧动人。

 

在当时,叶巡风从来没想过自己一个“想”竟足足“想”了有一辈子长。

“想”到最后,叶巡风都已经不记得自己当初看见苏郢的脸有多心动了,唯一不变的,是他仍旧觉得苏郢漂亮好看,是这世上最漂亮好看的人。

任是谁都无法取代。

— 于 共写了11093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