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 Not Found

Menu

【策藏】失控

渺无边际的黑暗。

 

叶归安本能地缩起身体,企图将自己藏起来。

不知从何而来的双手,犹如铁钳一般,强硬地阻止了他的动作,将他的双手蛮横地压到了头顶上,强迫他展开自己的身体。

叶归安感觉自己像是被狼咬住了喉咙的猎物。

岌岌可危。

 

陆少廷少见地出现了迟疑。

他现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好。

虽说叶归宁将他的踏炎乌骓打断了腿,他也确实非常生气,还扬言要毁了叶归宁的心爱之物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等到真将叶归宁最心爱的弟弟给绑来了,他陆小将军却是千真万确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为了一匹马,毁了人家弟弟似乎很说不过去,尤其这人家的弟弟好说歹说也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叶归安,这就更说不过去了。

陆少廷思忖着要不就留在将军府里睡一夜明天放回去算了。

可是想想他的踏炎乌骓他肉疼,看看躺在身下的叶归安他脑仁疼。

 

“归安,你哥打断了我踏炎乌骓的腿。”陆少廷解开蒙在叶归安眼上的黑布,捏了捏他的脸颊,如此说道。

“你活该。”叶归安的声音里夹了哭腔,估计是方才让人绑过来的时候吓着了。

陆少廷点点头,捏叶归安脸的手不动声色地加大了劲儿。“我和你哥说了,我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所以我就打断你的腿吧。”

叶归安缩起自己两条腿,想抱住,结果手给陆少廷摁头顶上了,动不了。随后,叶小少爷终于发现现在这情况哪不对了,陆少廷扒了他的衣服。

“我衣服呢?”

“扒了。”陆少廷面不改色。

“还给我,我要回家。”

“不行,我已经让人去和你哥说了,今天在将军府歇着。”

“凭什么啊!”叶归安嚷嚷,手上还不安分地挣了两下。

陆少廷松开了他的手,好心地给他揉了两下。“因为你哥打断了我踏炎乌骓的腿。”

桎梏除去了,叶归安连忙从床上爬起来,要下床去找自己被陆少廷扒掉的衣服。陆小将军废了千辛万苦才将人掳来的,哪里会让他得逞,长臂一伸,又将叶归安给捞回自己的怀里了。

“你干什么啊!”

陆少廷搂着他腰的手收紧了点,下巴搁在叶归安的肩上蹭了两下,嘴里含含糊糊地道:“归安啊,你看我这都已经和你爬上一张床了,你衣服我也扒了,我还能干什么呢?”

“陆少廷再拿我开黄腔试试!”

陆小将军偏偏脑袋看叶小少爷的脸色,啧啧啧,红得像是只刚出锅的虾子,就这样还要逞强来瞪他,精神可嘉,值得褒奖。

“归安啊……”陆少廷盯着叶归安后颈上那块蝴蝶型的胎记。

“你有话快说,我要回家!”

陆少廷“嗯”了一声,再不犹豫,朝叶归安的胎记一口咬了上去。

叶归安猛地打了个激灵,像是一尾离了水的鱼,在陆少廷的怀里弹动不止。

陆少廷将他的头发都拢到了胸前,湿热的舌尖在后颈上来回舔舐,白皙的皮肤很快开始发红发烫,那片被舔舐过的皮肤更是艳丽异常。

“陆少廷!”声音在发抖。

“嗯?”

“你禽兽!”

“我可禽兽了。”舔。

“你流氓!”

“我可流氓了。”咬。

“你放开我,我要回家!”

陆少廷在他大腿上拍了一巴掌,“啪”的一声甚是响亮,一向脸皮薄的叶小少爷被这声把掌声弄得面红耳赤了,活生生一副羞愤欲死的表情。再看陆小将军,神色如常,气息平稳,美色当前,不动如山,肉吃进肚子里之前绝不给对方任何逃跑的机会。

看着叶归安那委屈的小表情,陆少廷放软了态度,柔声哄道:“明天睡醒了我喊你哥来接你回家。”

叶归安扭头,不搭理陆少廷。

陆小将军不以为意,叶归宁不好说,对付叶小少爷他还是很在行的。

陆少廷叹气,拍了拍叶归安的脑袋,低声道:“你们两兄弟就知道欺负我。”见叶归安要反驳,陆少廷率先一步捉住了他的手往自己胯下狠狠一压。

叶小少爷像是被烫到了一样飞快地缩回自己的手,面对陆少廷,白生生的一张脸硬是给憋红了。

陆少廷伸手去扳他的脸,触手是烫的,叶归安怎么都不肯回头看他,就露出一只红红的耳朵给他看。陆少廷锲而不舍地去扳他的脸,大抵是看不见的原因,手上的感觉格外分明,陆少廷以前就没觉得叶归安的脸这么滑腻过。

 

滑腻得他心痒。

 

“让我看看。”指尖从脸颊滑到下颌,身体的线条如此清晰。

叶归安抖了一下,抬起手来挡他,葱白的指尖藏着几丝勾人的颤抖。

“叶归安。”陆少廷这次念的是全名,怀里那具身体的颤抖更加明显。“让我看看你。”

叶小少爷还是想躲,不过终归还是没有抗拒陆小将军的动作。

陆少廷的手指轻轻捏着他的下巴,拇指抵在他的唇角边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缓缓摩擦着。叶归安怯生生地抬起眼睛想看他一眼,触到了对方的目光,他又飞快地将目光投向别处,紧张得手心都沁出了汗。

陆少廷还是盯着他看,目不转睛地盯着。

叶小少爷被盯得浑身不自在,想动一动,又感觉自己的四肢变成了石头。

“嗯……还是你可爱点,你哥太讨人厌了。”陆少廷朝叶归安笑笑,低头在他的嘴上啃了口。

叶归安几乎是本能地挣脱了陆少廷的双手,一脸惊恐地看着他。

“你……你……”

“我什么?”陆少廷凑到他的面前,呼出的气息全都扑到了某人红得能滴出血的脸上。

“你……干……你干什么!”叶小少爷两只手抵上陆小将军的肩膀,强作镇定,卯足了底气凶了他一句。

陆少廷不怒反笑,启齿又在他的唇上咬了一口,贴着他的唇含糊不清地道:“笨,刚刚不就和你说了,这床我上了,衣服我也扒了,干什么……当然是干你。”

像是呼应自己所说的话一样,陆少廷还恶意地朝他动了动下身,某个发硬的部位抵上了他的腿根,身体本能地瑟缩。奇异的感觉从身体深处涌出,叶归安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咽了口唾沫,吞咽的声音在此时无比清晰。

“叶归安,我要操你。”

“哼嗯……”喉咙里情不自禁地发出声音,眼底沁出一片朦朦胧胧的雾气。

陆少廷愈加贴近,强硬地捏住了对方的下巴,他像是一只擅于捕猎的狼,对于自己想要的东西总是一击必中,就如叶归安的唇。

陆少廷放开叶归安被蹂躏得红肿的唇,温柔地揉了揉他发红的眼角,舌尖在对方的嘴角旁轻轻掠过,感受到叶归安的惊颤后他眼中的笑意更加放肆。

“归安乖。”陆少廷将他的一条腿往旁边推了推,“明天送你回家。”

“陆少廷你再不放我回家我让我哥打断你的腿!”陆少廷的一根手指送进了后穴里,叶归安慌了起来,两只手毫无章法地拼命在对方陆少廷身上捶打,“陆少廷你手指快从里头拿出去……唔!快拿出去,好疼……”

“我要是不弄疼你,你和不和我做?”陆少廷将手指抽了出来,在叶归安大腿内侧的敏感处刮了两下,“归安,快说话……”

叶归安推了一把陆少廷的脸,黏糊道:“你不要脸……!”

 

陆少廷打开床头一个小柜从里头拿出来一方带着花香的木盒,叶归安很听他的话,乖乖地躺在床上,两条腿曲了起来,害羞地并在一起。

“归安乖,把腿分开。”陆少廷将手伸入叶归安两腿之间用力地抚了两下。

叶归安抬起手捂住脸,露出两只水盈盈的眼睛,缓慢又犹豫地将腿分开些许,仅仅是这一点动作就让他害羞得浑身上下的皮肤都在发红。

“真乖。”像是一个奖励,陆少廷伏下身在叶小少爷的眼睑上亲了亲,对方的嘴里发出了好听的呻吟声,抬起了捂在脸上的两只手去抱他的肩膀。

陆少廷打开木盒,里头装的是乳白色的脂膏,他用手指挖出来一团,全部都抹在了叶归安的后穴上,冰凉的脂膏沾上皮肤让对方的身体轻轻发着抖。修长的手指将还没融化的脂膏刮到穴口周围,一点一点给推进去,微微打开一点的小穴乖顺地吞下了所有脂膏,一些化了的脂膏变成粘稠的白色液体顺着叶归安的皮肤往下滑。

“好色情……”

“你才色情……”叶小少爷“啪”一下往陆小将军肩上打了一巴掌。

“我好疼,你别打了。”陆少廷撒娇似的蹭了蹭叶归安的脸颊,手指伸到小穴里在某个地方轻轻勾了勾。

叶归安一下并拢了腿,身体一个劲儿往后缩,企图要逃离这种完全陌生的感觉。

“跑什么跑。”陆少廷把他给抓回来摁住,往里头又多塞进了两根手指,凭记忆找上方才的地方,三根手指轮流在上头搔刮揉弄,身下的叶归安没要多久就哭了出来,腿间精精神神的性器吐出了清亮的液体,整个人抖得不像话。

陆少廷低头亲了亲他,手上的动作尽可能放温柔了些,叶归安这下乖多了,温顺地躺在床上,口中偶尔发出悦耳的呻吟。陆少廷笑起来,唇在他的脸上亲昵地摩挲了两下,含糊不清地道:“所以我才喜欢你,比你哥可爱多了。”

“我哥又不要你喜欢。”叶归安掐了下他的脸,“我哥可讨厌你了。”

“那你要不要?”陆少廷不怀好意地看着他,把埋在对方体内的手指抽了出来,换上了某个更加滚烫而且粗长的东西,“归安要不要我喜欢?”

叶归安和陆少廷青梅竹马一块儿长大,比起另外两个不对付的哥哥,他们这两个弟弟的相处可谓是和谐又愉快,陆少廷小时候更没少因为带他出去玩挨打。叶归安眯起眼睛,嘴角勾起一个软软的笑容,明明和叶归宁是一模一样的脸,比起哥哥的冷若冰霜,他天生就像是个小太阳一样暖洋洋的。

“要不要嘛……”陆少廷捉住他的手晃了两下,和三五岁的黄毛小孩儿似的。

“明明和少衔哥一张脸,怎么你就爱耍流氓,明知故问烦死了。”

“哎,那我不问了。”陆少廷把叶归安从床上抱起来,要他分开腿跪在自己身体两侧,在他臀上轻轻拍了一下。“归安,你好乖,比你哥乖多了。”

“哼。”叶小少爷哼哼,“我又不是你,少衔哥都管不住。”

“那你就再乖点。”陆少廷笑得像是只老狐狸,“坐下去。”

叶归安没反应过来,傻傻地往下做了下,碰到某人烫得厉害的东西才明白过来这个“坐下去”是什么意思,整个人又羞又臊,白生生一张脸又给憋红了。

“听话。”陆小将军讨好地亲亲叶小少爷的脸,费尽心思地想着要怎么让这块肉自己跑进肚里。“归安最乖最听话了。”

叶小少爷撇了撇嘴,含糊不清道:“夸我也不干。”

陆少廷少见地在叶归安身上吃瘪,非但没有沮丧,反倒是笑得合不拢嘴。“归安,你欺负我。”

“我哪里欺负你了!”叶归安拔高了声音,马上又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拔得太高,慌忙抿住嘴唇,继而小声补充道:“胡说八道,不讲道理!”

“我都难受成这样了,你也不肯听我的话。”

叶归安红着一张脸不知道怎么吭声。

陆少廷趁胜追击,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小心啄吻着,拖着又长又缓的调子反复喊他的名字。

叶小少爷被叫得心慌意乱,听着那可怜兮兮的语气,又想想这人从小到大对自己各种各样的好,心里一软,连腰也跟着一块软了下去。

陆少廷忙搂住叶归安的腰,在那只软软的耳垂上亲了一口,坏笑道:“别乱来,自己扶着,慢慢坐下去,要不我们俩都要受苦。”

“好。”叶归安像是蚊吶似的应了声,还真就伸手去摸陆少廷那根硬了半天的东西。

陆少廷感觉到一丝惊吓,是惊吓,而不是惊喜。他垂头看着那人红得几乎能滴出血的脸颊,又看看他别扭的跪姿,登时心跳加速,胸膛里那颗心脏简直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

“叶归安。”陆小将军喊了叶小少爷的全名,“你现在要是还想回去我送你回去。”

陆少廷感觉到叶归安握住他下身的手紧了紧,紧接着,视线里的那个人摇了头,对他说——

“不想回去。”

然后陆少廷疯了。

 

粗长的茎体强硬地挤进甬道里,他喘得厉害,捏着他小少爷的手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深深的指印。陆少廷深深吸了一口气,缓慢而又强硬地继续往里挺进,太阳穴一直突突直跳,他与疯狂之间的距离仿佛只是一道线。

叶归安坐在他身上,脑袋垂得很低,长长的刘海垂下来根本看不见他的眼睛。陆少廷抬起手撩开他的刘海,看见了那个人微微泪湿的眼睛,他揉了揉对方的眼角,叶归安顺势抬眼看他,看上去像是无辜的小动物一样。

“好热。”叶归安说。

陆小将军失笑出声,轻吻过叶小少爷泪湿的眼角,沙哑道:“就这会儿功夫都学会和我调情了。”他把人搂进怀里,两个人不声不响地处了一会儿,直到对方的呼吸缓和下来,才扶着叶小少爷的腰抽送起来。

陆少廷额上青筋突起,竭力压抑着自己体内叫嚣沸腾的暴戾欲望。

叶归安伏在他的肩头上,呻吟的声音颤抖得越来越厉害,修长的五指紧紧地揪着他的里衣,柔软的布料被硬拉扯到扭曲变形。

“少廷……”

发着颤的两个字。

陆少廷低头猛地咬上那篇白皙的肩膀,两手重重抚摸着手掌底下养得很好的皮肉,如同找到一件稀世珍宝,如何抚摸把玩都仍是不够。他拂开叶归安被汗水黏在脸上的头发,那张脸和平日里没有什么不一样,除了那副煽情动人的表情。

陆小将军很没出息地咽了口唾沫,两只手上的青筋突起,牢牢握住叶小少爷的腰,抽撤的动作要比之前更加温柔缠人。

陆少廷的东西在身体里进进出出的动作格外清晰,叶归安下意识收缩了一下后穴,对方握着他腰的手猛地收紧,他咽了口唾沫,小声道:“你动吧。”

“没事,不急。”

叶归安看他一副怕自己受伤的模样,心一横,捏了把陆少廷的脸,嚷道:“是我急行不行啊!”

陆少廷愣了下,扬起笑容,道:“原来还是我多虑了……”他两手使劲直接把叶归安从自己身上抱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到床上,扯过在旁侧当了很久背景的被褥塞到他小少爷的腰下,握住对方的两条腿,郑重道,“叶归安,你之后要是哭了,我也不停。”

叶小少爷直接把枕头给砸了过去。

陆小将军那个乐不可支,扶着自己的阴茎“噗呲”一下刺了进去。

身下是陆少廷垫的被褥,整个下半身被垫得很高,恰好就是他躺着也能看清楚发生什么的高度。叶归安红着脸扭头,对方不依不饶地凑上来,下身重重撞在他身上,肉体碰撞发出的水声格外让人脸红。

“乖归安,看看我呗?”某人一脸坏笑地在他脸上又亲又舔。

叶小少爷伸手糊陆小将军的脸,陆小将军干脆地捉了他的手,在藕节一样白的手腕上舔了口,蛮横地拽着往两个人连接的地方去。

“陆少廷!”名字喊出来了,后面的就被堵回去了。

手指被压在湿漉漉的地方,紧紧挨着某个人恬不知耻在他身体里一进一出的东西,叶归安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自己嗓子发干,倏地反手扣住对方的手,拽到已经被冷落了许久的地方,扭着脑袋不吭声。

陆少廷吻到他的脖颈,舌尖在凸显的筋骨上来回舔弄,颇有些爱不释口的意思。叶归安的动作什么意思他哪能不明白,奈何就是骨子里偏偏有股劣性,遇到这个人总要逗弄几分才肯罢休。

他摊开那个人的手掌,粗糙的指腹在掌心抚弄两下,握着他的手去握那根硬了老半天的东西,指尖贴着指尖在顶端汩汩留泪的小口上蹭弄。

陆少廷不知道在想什么,抽撤的动作还在继续,却避开了那个关键的位置,不温不火的感受很快就让身下的人无所适从起来,他握住对方的右腿,从膝窝一路摸到大腿根,手指挑逗地刮了刮大腿内侧发红的软肉,低头蛊惑道:“舒服吗?”

“哼嗯……烦人……”

陆少廷笑笑,又道:“那我当你舒服了。”

叶归安不吭声,对方握着他自慰的手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拿开的,他咬紧下唇,手上的动作不禁比之前陆少廷握着他的时候快了些。清亮透明的液体顺着茎身流了一手,未尝情事的器官涨成深红的旖旎颜色。

陆少廷的身体伏得更低,结实的小腹若即若离地在叶归安的性器上挨蹭,就像他埋在对方身体里的东西一样,只堪堪掠过那个会让人舒服的地方。

“陆少廷……!”叶小少爷喊他,声音里有几分气急败坏的意思。

来自身上的人的刺激越来越刻意,那根滚烫的肉茎一直在某处轻轻磨蹭,不完全避开,却也不给他一个痛快。细密的快感慢慢在四肢百骸里游荡,如同万蚁蚀骨一般的痒,逼得他不由自主摆出更讨好的动作,好方便身上的人进攻。

“手给我。”陆少廷拉开他正在自慰的手搭到自己肩上,叶归安只略微红了红眼睛,仰起脑袋报复一样去咬他的嘴角。

男人轻笑,拍拍他的脸颊,低头咬住他的耳垂,湿热的舌尖在耳蜗里转了一圈,常年兵不离手磨出了一层厚茧的手伸到下方轻轻拍了两下他的臀。

奇异的感觉猛地从被拍打的地方流窜到全身,叶归安嘴里发出一声呜咽,搭在陆少廷肩上的两手不禁将对方拉得更近。

“发呆?”他恶意地往里顶了一下。

“唔啊……!”突如其来的快感让他失声叫出来,压在身上的男人像是发现了宝藏,野蛮地扳开他的大腿,扣着他的腰,一下下强而有力地往那个地方撞击。

汹涌的快感叫嚣着把他吞没,叶归安高仰起脖颈,身体紧绷得像是一张弓,紧紧抓着对方的肩膀的十指泛起青白。

 

“陆少廷人呢!”

 

一声震怒的吼声从屋外传来,话语中所提到的人一脸无辜地低头看看身下的人,笑道:“怎么办,你哥来找我算账了。”

“我……哼嗯……我怎么……你轻点……”

“不要。”陆少廷宠溺地亲亲他的脸颊,“之前慢点你都不喜欢。”他将手穿到叶归安腰下,就着插入的姿势把他抱了起来。

在身体里作祟的阴茎毫无征兆地进入到更深处,叶归安低吟出声,过分贴近的姿势也让他的性器能挨到对方起伏有致的腹肌上,舒服的触感让他忍不住轻轻动起腰来。

陆少廷的手顺着他脊背上那道凹陷一路摸至尾椎,贴在窄瘦的腰上,引导他的小少爷自己动作。“你再不快点,你哥要发现了。”故意在对方耳边说下这些话,果不其然,同他所料想的全无分别,身上的人动作的速度急促了许多。

叶归安颤得像是筛子一样,未尝情事的性器在陆少廷小腹上不断摩擦着,铃口溢出的液体越来越多,偶尔甚至像是痉挛一样颤抖着,喉咙里发出破碎的呜咽声。

“听到开门声了吗?”陆少廷贴在他耳廓上说道。

“呜……你不要说话!”

“归安?”

双胞胎兄长的声音从床帐外传进来,叶归安腰猛地一抖,眼里沁出一层水雾,温热的液体溅上身前那人的小腹,整个人在对方怀里软成一团。

陆少廷抱紧他亲了亲,捞起他两条腿继续不知满足地在他身体里律动。

高潮后继续被操干的感觉堪称痛苦,快感一直从身体深处涌出来,无法承受的快感让他本能地想要逃跑,却被男人扣着腰不得动弹。叶归安一口咬住陆少廷的肩膀,两只手胡乱捶打着他的后背,换来的只有对方更加可怕的冲撞。

“少廷……呜……”

“对不起,忍一下。”陆少廷掐住叶归安的腰,开始了一阵野蛮的冲撞。

突如其来的强烈攻击让叶小少爷直接哭叫出声,挂在陆小将军的身上被撞得一颤一颤,连呻吟声也变得支离破碎。

“陆少廷,你个——!”床帐外护犊的叶大少爷毫不犹豫地扯开床帐,正准备给某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一顿教训,便听见了自家胞弟的哀求声。

“哥……呜,出去……不要看,快出去!”

来人干脆利落地扛起傻愣在原地的叶归宁,体贴地为屋里二位合上门,赶在叶大少爷回过神来之前从现场迅速撤离。

 

“哥……不要看……”

陆少廷埋在他身体里抽撤十数下,闷哼一声,泄在了叶归安的身体里。他抬起那张哭得惨兮兮的,连眼睛都不敢睁开的脸,又是喜欢又是愧疚。抬手擦干净那张脸上的眼泪,温声细语地哄道:“我哥把你哥拉走了,别哭了。”

叶归安偷偷睁开一只眼瞄了瞄,咕哝道:“好像真走了。”

“嗯,走了,起来我给你清理一下。”说着,他抱起叶归安的身体,已经疲软下来的部分从对方的身体滑出来,带出了一丝白色的浊液。

大抵是液体从身体里流出来的感觉太奇怪,叶归安直接伸手捂住了那个地方,浑身上下红得发烫。

“马上给你洗干净。”男人连忙从床上把他抱起来。

“陆少廷。”叶小少爷把脸埋进对方的颈窝,“我喜欢你。”

陆小将军僵住了,绯红的颜色从脸颊开始往四周爬。

“特别喜欢。”

“知,知道了……我也特别喜欢你,特别喜欢。”

“嗯。”

— 于 共写了7352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