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 Not Found

Menu

乞巧

听见了鸡鸣的声音,叶清昀揉揉眼睛打算从床上爬起来,睡在叶清昀身旁的人伸手把叶清昀的脑袋按回了枕头里,在耳边轻声道:“别起那么早,你身体不好,早晨凉得很。”边说着边把身上的被褥往叶清昀的方向扯了些。

叶清昀阻止了殷襄手上的动作,乖顺地在殷襄怀里蹭了蹭,重新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再次沉入梦乡。

殷襄揉揉叶清昀的头发,低头在发顶上落了一吻,抱着叶清昀也闭上了眼。

 

殷襄自平定洛道的叛乱后,回来已经有一个月了。

 

叶清昀在床上翻了个身,揉揉眼睛从床上坐起来,殷襄已经没睡在身边了。叶清昀揉着惺忪睡眼,撩开了垂下来的幔帐,一片光裸的后背闯进眼里,愣了一会儿,叶清昀终于反应过来那是谁的后背,一张脸顿时变得通红。

殷襄像是察觉到了叶清昀的目光,缓缓地回过头,看见了叶清昀那张红得像是烂熟的石榴一样的脸,殷襄没忍住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这么说着,叶清昀的脸更红了,简直就像是能滴出血来一样,“有什么好笑的……”

“好,我不笑。”殷襄低头在叶清昀的唇上浅浅一吻,还没系好的衣带散开来,露出了结实的胸膛,和上头的伤疤。

叶清昀盯着那些浅色的伤疤看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将它们描绘了一遍。殷襄冷不防地抓住了自己的手,叶清昀抬起头不解地看着殷襄。

“清昀,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殷襄的声音有些嘶哑,浓浓的情欲意味透了出来,看着叶清昀尴尬地别过头去,殷襄真是有些哭笑不得,扳过对方的脑袋,深深吻了下去。

唇被吻得红润,叶清昀大口喘息着,舌头上还残留着被舔舐后的酥麻感。

殷襄亲吻着叶清昀的眼角,含糊不清地道:“晚上回来再陪你。”

 

王赟晚上的时候带着陆明来蹭饭吃,嘴里叼着一根牙签,抱着陆明像是看见了怪物一样看着叶清昀。

“所以,你就这样放殷襄出去了?我的天……叶清昀,你到底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什么……日子?”

叶芳菲给王赟和陆明重新满上茶,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叶清昀,答道:“师兄,今天是乞巧节。”

叶清昀的脸顿时涨得通红,嘴里嘟囔道:“我又不是小姑娘,谁要他陪了。”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想到殷襄放着自己出去忙了一天,叶清昀心里还是有几分郁闷的。叶清昀从座上站起身来,一股脑钻进了厨房里帮着厨娘一起忙活甜点。

王赟还在笑着,边喝着小酒边对着身边的陆明笑道:“啧,还是猫儿最好,那谁家的少爷真别扭!哎哟,谁打我!”王赟回头就看见殷襄手里拿着短剑在手掌上有节奏地敲着,王赟脸上的表情不觉有些僵硬。

“王赟,下次没事干跟我说,我直接把你扔监狱里保你十天八(半)月都有的忙活。”

“别,你先去哄哄你家少爷,我知错了。”

 

殷襄靠在门上看了一会儿,叶清昀始终没发现自己已经回来了,那张清秀干净的脸气鼓鼓的,眼睛还有些发红。殷襄越想越好笑,在叶清昀身后直接就笑了出来,对方回头见了是他,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就继续忙手上的事儿。

“王赟说你在跟我生气。”殷襄从背后抱住叶清昀的腰,对方的腰很柔软,殷襄的手在上面揉了揉,在叶清昀耳边低声道:“对不起,别生气了。”

叶清昀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还是不说话,脸颊红红的,看着就让人想要咬一口。

殷襄左右看了看,确定厨房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了,毫无顾忌地把叶清昀的脑袋给扳了过来,重重吻上对方的唇。舌尖挤进唇缝里,挑开了对方紧闭的牙关,殷襄轻而易举地就逮住了叶清昀的舌头,对方没有什么太多的抗拒,纤长的睫毛颤抖着。

殷襄帮着叶清昀一起把甜点从厨房里端出去。

华轻雪端着小盘子和白桦一起到门外去了,王赟和陆明凑在一起腻个没完,殷襄看了看身边的叶清昀,对方一直低着头吃东西不说话,殷襄低头很快地在叶清昀的脸上亲了口,低声道:“清昀,我们去后山。”

叶清昀羞得简直想要找条缝钻进去,也不知道其他人看见了没有,匆匆就擦干净手从地上站起来跟着殷襄去后山。

 

后山一直都很少有人来,即使今天是乞巧节。

殷襄从背后抱着叶清昀坐在一块石头上,两个人静静坐了一会儿,殷襄突然抱紧了叶清昀的身体。

“怎么了……”

殷襄从腰间拿出一根红绳,上头挂着一个还算是精致的平安锁。殷襄握住叶清昀的手,把红绳一丝不苟地系在了叶清昀的手上。

叶清昀盯着那个平安锁看了一会儿,再看看殷襄的笑脸,有些不知道怎么回应。

“乞巧节,送你的。”

“谢、谢谢。”叶清昀咬了咬牙,回头搂住殷襄的脖颈,贴上了对方的唇。

殷襄抱着叶清昀顺势摔进后头的草地上,挂在平安锁上的铃铛颤了颤,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叶清昀趴在殷襄的身上,抬头就对上了对方含着满满笑意的眼睛。

叶清昀深吸了一口气,从殷襄的身上坐起来,伸手去解殷襄腰封上搭扣,对方抓住了自己的手,叶清昀把手从殷襄的手里抽出来,把殷襄的腰封抽走放在一边。

“清昀……”殷襄有些无奈地看着叶清昀,伸手摸了摸对方的脸,“不要逞强……”

“我没有逞强……”指尖勾住了殷襄的亵裤,叶清昀勾着亵裤的边缘一点点将它扯了下来,殷襄已经有些精神的欲望展现在眼前。叶清昀握着殷襄的欲望生涩地套弄几下,殷襄的喘气声明显比刚刚更粗了,擒住了叶清昀的手不让再动。

“我想让你舒服……”叶清昀说着解下了自己的腰封,利落地把外裳给脱了下来,“殷襄,你闭上眼睛……”叶清昀伏低身体,轻轻地吻上了殷襄的性器。

殷襄慌忙睁开眼来,香艳的场景让殷襄的呼吸猛地一滞。

叶清昀张口含住圆润的顶端,一点点沉下头把粗长的性器含进嘴里,嘴里全都是强烈的男性麝香味。叶清昀握着殷襄的欲望,想象着应该怎样才会让殷襄舒服,舌尖顶在敏感的小口上舔弄着,感觉到殷襄的欲望又胀大了一圈,叶清昀慌忙将那东西吐出来有些无措地抬头看着殷襄。

“你真是……”殷襄把叶清昀拉起来,在身上翻找出一盒止血膏,“自己弄。”

叶清昀的手指上勾了些止血膏,挨在殷襄的身上,把手探到了身后。殷襄掰开叶清昀的臀瓣,手指逗弄着中间的穴口,叶清昀的身体抖了抖,把脸埋进了殷襄的颈窝里。

叶清昀学着殷襄的样子,手指在穴口揉了揉,缓缓地深入到身体里,媚肉缠上来包裹住手指,将手指带向更深的地方。止血膏化在身体里,叶清昀小心翼翼地将它们抹在内壁上,手指从身体里抽出来,再进去重复一遍先前的动作。

殷襄握住叶清昀的手,将对方的无名指也塞进了身体里,身体被再打开了一些,叶清昀抬起头委屈地看着殷襄。

“乖,不然我进不去。”对方因为他这样一句话,脸“唰”一下就红了,把脸重新埋进自己的颈窝里,手指依旧在做着扩张。

估计着差不多了,殷襄拍了拍叶清昀的臀瓣,示意他可以把手指抽出来了。叶清昀缓缓抬起身体,腾出一只手去扶着殷襄的欲望,殷襄强硬地把叶清昀的身体给压下去了些,让自己的欲望能顶在穴口上。

“唔……”身体很缓慢地沉了下去,叶清昀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殷襄是如何一点一点破开自己的身体的,小穴里的媚肉都被朝两边顶开,坐到底的时候,两个人都舒了一口气。

殷襄的手指在穴口周围技巧性地按揉着,让叶清昀更好地习惯身体内的东西。

“好了……”叶清昀趴在殷襄的肩上闷闷地说了一句。

“好了就自己动呀!”殷襄坏笑着捏捏叶清昀的臀瓣,对方抬起头愠怒地瞪了自己一眼,“清昀不是说想要我舒服的吗?”

叶清昀的眼睛红了红,扶着殷襄的肩膀缓慢地动起了腰,食髓知味的身体早就知道哪里才能让自己舒服。每一次身体的动作都能让粗长的肉刃狠狠蹭过那处地方,叶清昀的唇里泄露出那么一两声让人心痒的呻吟,眼角逐渐爬上了情欲的颜色。

“唔嗯、嗯……殷襄、啊……”

“嗯……”殷襄的手抚摸着叶清昀的大腿内侧,手掌上粗糙的茧不断在那些敏感的地方上蹭过,“清昀好乖……”殷襄抽开叶清昀的衣带,皮肤暴露在空气之中让叶清昀忍不住抖了抖。

殷襄低笑几声,将叶清昀的里衣脱了下来,手掌情色地抚摸着对方光裸的后背。殷襄将叶清昀的腿分开了些,低头看着叶清昀干净的性器,对方察觉到了他的目光,稍稍将腿并拢了一些。

“让我看看,听话。”

殷襄将叶清昀的腿分开到最大限度,手指在腹股沟上来回描绘,叶清昀闭着眼睛不敢去看殷襄的脸,大抵是私密的地方正被人盯着的原因,叶清昀的身体反应更加强烈,浅浅地抽动就能让他忍不住呻吟起来。

殷襄把叶清昀推倒在草地上,拉高对方的腿架在自己肩上,粗长的肉刃抽离到穴口带出了一些乳白色的止血膏,殷襄的眸色更深,掐着叶清昀的大腿开始了无休无止的抽插。

如同狂风暴雨一样的快感席卷而来,叶清昀胡乱地摇着头像是想要摆脱这样可怖的快感,而压在身上的殷襄丝毫不给他这样的机会,每次的撞击都正中叶清昀的弱点,没一会儿叶清昀就射了出来,生理性的泪水流了一脸,看上去甚是可怜。

殷襄缓缓从叶清昀的身体里撤了出来,伸手揉了揉叶清昀的头发,“该回去了。”叶清昀摇摇头,看了一眼殷襄还精神得很的欲望,发出了蚊吶一样的声音,“做完再回去,你都还没有……舒服过。”

殷襄看着叶清昀把头别到一边,忍不住凑上前在叶清昀的唇上狠狠咬了口,笑道:“清昀,是不是真的要我继续做下去,是就点头。”

叶清昀躺在草地上迟疑地点了点头。

“真是败给你了。”殷襄揉了揉叶清昀的腰,让他趴在草地上,殷襄伏在叶清昀的身体上,握着自己的欲望把自己缓缓送进了叶清昀的身体里,殷襄发出一声促狭的闷哼,往叶清昀的身体里顶弄了两下。

叶清昀把脸埋进手臂里,来自后方的攻击相当狠厉,叶清昀被顶得腰一阵阵发软。殷襄就像是一匹饿到了极致的狼,每一下顶弄都几乎要将自己顶穿。肉刃的顶端一直在那处地方来回碾磨,叶清昀只感觉到头皮发麻,疲软的性器在殷襄的顶弄下再一次抬起头来。

“清昀,叫我的名字。”殷襄的舌头钻进叶清昀的耳朵里,吐出了濡湿的话语,那只耳朵变得更红了,身下的人断断续续地喊着自己的名字,殷襄笑了笑,托住叶清昀的大腿把他给抱了起来。

“哈啊、啊……殷襄、你……放下……”

叶清昀的腿呈现大开的姿势,殷襄托着自己的腿自下而上地顶弄着,叶清昀咬紧了自己的手指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在野外交合的羞耻感此时统统迸发,在晚风中瑟瑟发抖的性器流出了更多的眼泪。

“殷、殷襄……别、唔啊……这样……”

“清昀明明就很有感觉……”殷襄在叶清昀的耳垂上咬了一口,羞耻感让叶清昀的身体变得紧绷,夹得也更紧了,殷襄咬紧了牙关,扣着叶清昀的腰重重地顶上那个地方,怀里的人像是一尾脱水的鱼一样不断弹动着。

殷襄扳过叶清昀的脑袋,问住对方呻吟不止的唇。

叶清昀连呻吟都无法发出,身前的性器不断抖动着就像是快要出精了,殷襄搂紧了叶清昀的腰,进出得更快更急,没一会儿两个人一起射了出来。

叶清昀的腿还发着抖,大腿内侧痉挛着,津液顺着嘴角留下来。

“舒服吗?”睫毛上的泪珠滚到了脸颊上,叶清昀回头看着殷襄,殷襄伸出舌头舔去叶清昀脸上那颗泪珠,笑着应道:“舒服啊……”

 

殷襄将叶清昀的身体给裹起来,抱着小心翼翼地躲过了其他人回到了房里。

华轻雪和白桦坐在凉亭内吃着巧果。白桦拿起一个精致的巧果左右看了看,抬手送进嘴里,笑道:“看来……殷襄这算是得巧了。”

 

 

 

评论已关闭。